从战地记者到军工大佬

  平行世界,黑州东北部,厄里亚首都,阿提拉市,皇冠大厦酒店门口。

  一辆越野车由远而近,缓缓停在了酒店门口。

  紧接着,车门打开,一男一女走了下来,两人都是龙国军事观察报的驻外记者,简称为战地记者。

  “小江,我有点累了,今天采访的新闻记录你晚上抽空整理一下,明天一早交给我,我要汇报给主编。”秦清关上车门,伸手拢了拢几缕散落在耳边的短发,她盯着江尘,眼神不言而喻。

  这意思是在说,姐有点累了,整理采访记录的事就交给你了。

  “不就是资历老么,一口一个小江…”江诚心中吐槽,瞄了秦清一眼,虽然她很美,但江诚丝毫不被影响,笑着开口道:“清姐,我刚入职不久,这还是第一次来国外,这么重要的事情,我怕我做不好,要不还是你来吧,这样比较稳妥!”

  最近一段时间,厄里亚这个黑州大国爆发了大规模的内战,整个国家都处于动荡阶段,并在全球范围内造成了极大的影响。

  厄里亚身处黑州东北部,头顶上便是苏伊大运河,而苏伊大运河对于全球各个国家又无比的重要,所以厄里亚内战的实时信息也被各大媒体所关注着。

  正是因为如此,在两个星期以前,龙国的军事观察报派遣江诚与秦清来到了这里。

  见江诚还有些不愿意整理采访纪录,秦清嘴角勾起一丝淡笑,并瞪了江诚一眼,道:“你现在只是一名实习战地记者,简而言之就是我的下属,我怎么说,你就怎么做,懂了吗?”

  “清姐,我还是个新手啊,我真怕我整理的不规范,到时候你又得重新弄一遍!”江诚继续推。

  今天,他开了一整天的车,又被和枪实弹的黑大兵监视着采访了一位大军阀,整整一天的精神都是紧绷的,他真的很累了!

  “江诚,请你听清楚!”秦清凤眉一皱,白皙光滑的精致面容上带着一丝严厉:“你任职于军事观察报,我是你的上司,整理采访记录是你的职责,明白吗?”

  秦清都这么说了,江诚只能无奈的耸耸耸肩。

  形势比人强,他只是一名实习记者,无论是人脉还是资历都和秦清差距甚远。

  自江诚入职军事观察报过后,他听到过很多关于秦清的传闻。

  这个女人是龙国记者圈鼎鼎有名的大美女,她不仅工作能力强工,家庭背景也非常优越,是名副其实的富家女,也就是大众所说的白富美。

  至于这样的女神级白富美为何会选择当一名危险系数极高的战地记者,江诚猜测也许是因为兴趣使然。

  面对这样的白富美同事,江诚要说不动心那是假的,不过他很有自知之明,知道天鹅肉不好吃,完全没有追求的打算。

  要知道,江诚只是普通人,家庭背景也很一般,虽然他的长相很过关,符合小白脸的条件,但他却不认为像秦清这样的白富美会被男人的外貌所吸引。

  “对了,后天我们还得去采访厄里亚人民军总长,你多看看地图,熟悉一下路线,免得又绕上一大圈。”秦清嘱咐道。

  厄里亚属于极度不发达国家,国内的道路九层九都是碎石土路。

  坐着越野车在这样的道路上穿行,实在是一种煎熬!

  “我会规划好路线,尽量不走冤枉路。”江诚微笑着点头。

  别说是秦清,就连他也遭受不了长时间的颠簸。

  “你去停车吧,我先回房间休息。”秦清迈开脚步,向酒店内走出。

  忽然,她又回头道:“对了,不是特别重要的事,不要打扰我!”

  望着秦清远去的曼妙身影,江诚摇头一笑,随后发动汽车,开进了停车场。

  停好车后,江诚也是直接回了酒店。

  ……………

  夜幕降临,皇冠大厦酒店698号房间内,江诚冲了个热水澡,穿着一身睡衣,他一边整理头发,一边打开公文包,准备整理今天的采访资料。

  “穆古斯,厄里亚南部军区总司令,陆军大将,背后疑有米联国资助的影子,打着自由的旗号,想要扳倒厄里亚当前政府,建立所谓的民主国家!”

  沙发上,江诚翘着二郎腿,端着一杯清茶,翻动着手中的文件,上面是关于穆古斯的一些简要信息。

  白天,江诚与秦清一起采访的正是慕古斯,这位厄里亚的陆军大将,也可称之为大军阀,或者野心家。

  “呵呵,自由与民主,搞笑呢,饭都吃不饱,还谈什么自由,谈什么民主,这旗号也太假了吧!”江诚忍不住嘲讽。

  要知道,厄里亚是极度不发达国家,国土面积只有几十万平方公里,总人口大约有900多万,这个国家的GDP连1000亿米元都没有,人均年GDP更是只有可怜的几百米元。

  可想而知,这是一块多么贫穷的一块地方。

  在这样的大地上,谈民主谈自由?

  梦想总是好的,但先得填饱肚子好吗!

  看着文件中的资料,江诚独自乐了一会,接着便开始整理今天的采访内容。

  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之间三个小时过去了,江诚终于完成了秦清交代下来的工作。

  “快接近凌晨了,八小时工作制与周六双休已经离我远去,战地记者也不好当啊!”江诚叹气,抬起手腕,盯着腕表。

  上面的时间显示已经超过了夜间12点,快接近凌晨1点钟了!

  “风险越大,收益越大,难怪战地记者的工资这么高,保险也买得多,不仅是工作强度大,采访时也是危险重重,稍不注意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江诚无语的摇头,心中回忆着白天的所见所闻。

      荒凉的大地,落后的城市,麻木的人民,野心勃勃的军阀,这是江诚所能想到的形容词。

小说地址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1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